|发改委的潜台词:国产手机公平“专利战”|安卓资讯

详情

发改委的潜台词:国产手机公平“专利战”

2015-02-11

  作为各国反垄断机构调查名单上的常客,高通在中国收到了自己迄今为止的最大额罚单。2月1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对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依法作出处理,责令高通公司停止相关违法行为,处2013年度我国市场销售额8%的罚款,计60.88亿元。

  靴子落地,高通表示将不寻求任何进一步的法律程序进行抗辩,并提高了其2015财年收入的中点。高通总裁德里克·阿博利表示,“很高兴(发改委的处理结果)消除了我们在中国业务上的不确定性”。

  据手机中国联盟估算,对于高通来说,除了60.88亿元罚款带来的短期财务影响外,发改委此次处罚将令其每年在中国市场的专利授权费用少收2-3亿美元。

  华为、中兴等中国手机厂商纷纷对发改委的决定表示了“欢迎”。不过,具体到每一个手机厂商而言,高通的“少收”能带来多大利益,尚需仔细拆解。

  区别费率仅属示好姿态

  高通设计精巧、环环相扣的专利授权模式,在为其获得丰厚利润的同时,早已在全球各地遭受质疑,频频受到日、韩、欧盟等地公平贸易机构的调查。

  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在2009年7月作出裁决,对高通罚款2.08亿美元,并要求其纠正此前的多项违规行为。

  相比较而言,中国国家发改委不仅对高通进行60.88亿元的高额罚款,还责令高通停止一系列违法行为。

  除了发改委最终认定的高通一揽子整改措施外,与之相对照,高通公司在发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新闻中,还着重提及了另一条整改措施,并将其作为“关键条款”予以列示,即:对于为在中国使用而销售的品牌设备的高通3G和4G必要中国专利的许可,高通将会对3G设备(包括3G/4G多模设备)收取5%的许可费,对包括3模LTE-TDD在内的4G设备如不实施CDMA或WCDMA则收取3.5%的许可费。

  高通总裁德里克·阿博利进一步解释说,针对3G设备,包括3G和4G多模设备,高通要约的许可费率是5%;针对4G设备,包括目前在中国移动网络上运行的三模设备,高通提出的要约费率是3.5%。

  不过,这种区别费率条款在中国当下的通信市场中能产生的实际影响有限。

  这是因为:第一,目前中国三大运营商均同时运营2G、3G、4G网络,三个代际网络的混合组网一般要求手机终端也应该是同时满足不同制式需求的多模终端。比如,中国联通一般要求四模,中国移动为五模,中国电信则要求六模或七模。如此一来,仅仅针对4G设备将专利许可费率从5%下降到3.5%,并无多大实际意义。

  第二,中国移动在4G运营初期,为了降低手机终端门槛,确实提出了三模4G手机的需求,但为了满足国际漫游的需求,此后已将手机入库标准提高到五模。目前,能够享受高通3.5%许可费率的4G三模设备数量已经越来越少。

  很显然,高通在区分3G、4G设备的基础上,高调提出降低费率的做法,是“虚晃一枪”,很大程度上可以理解成一种示好的姿态。

  事实上,在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实施调查的一年多时间里,高通已经屡屡释放出示好的信号。比如,去年7月3日,高通宣布由中国大陆最大的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为其在中国制造部分骁龙手机芯片。去年7月24日,高通在北京宣布了总额最高达1.5亿美元的投资承诺,以此支持处于各阶段的中国初创企业。

  “免费反向许可”玄机

  发改委披露的高通五项整改措施中的第三项涉及免费反向许可。这是高通专利授权商业模式中的重要一环。

  在此之前,高通公司要求被许可人将持有的相关专利向其进行免费反向许可,拒绝在许可费中抵扣反向许可的专利价值或提供其他对价。而在目前的整改措施中,高通终结了这种做法,提出“不要求中国被许可人将专利进行免费反向许可”。

  这意味着,华为、中兴等拥有一定专利储备的中国企业,在与高通进行交叉授权时,也可以从高通获得相对应的专利收入,或者以此进行部分抵扣。

  “就反向许可,我们会与每个被许可人单独进行协商。”高通总裁德里克·阿博利表示,“如果高通希望向被许可人寻求反向许可,我们将与他们进行诚意协商并且给予公平对价”。

  中兴终端一位中层表示,免费反向授权此前一直是高通专利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之前是霸王餐,现在是明码标价。”

  高通终止此前的免费反向许可,除了可以让中国厂商的专利价值可以在高通处得到兑现外,理论上还可以使他们获得从其他竞争对手获得专利价值体现的机会。

  在发改委调查高通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国手机业界就有一种手机厂商之间将爆发专利大战的声音。这是因为:过去高通依据免费反向许可让中国被许可厂商手上的专利价值被清零,从而组建了一个庞大的专利池,厂商之间难以以自己的专利互相主张专利权利。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认为,发改委对高通的判罚无疑扫除了了大陆手机厂商之间专利战的壁垒,长远来看专利战势在难免。由此带来的结果则是中国创新环境的改善,推动手机厂商投入研发,谋求创新利益。

  而在中国手机厂商内部,这种专利战壁垒的拆除,则明显利好于那些专利布局较深的企业,而不利于那些专利积累不多的初创企业。

  事实上,华为在回应发改委针对高通的处罚决定时就表示,“这将有助于通信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的改善,营造公平竞争的创新环境,大大促进国内企业研发创新的积极性。”

  中兴通讯亦称,此次决定将会对中国市场知识产权的良性发展,构建公平竞争的创新环境产生积极作用。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此次处罚决定是由中国反垄断机构做出,其整改措施的效力仅限于中国的被许可人和中国市场所销售的设备。中国手机厂商在海外市场的销售则不属此列。

  对于高通来说,中国反垄断机构的处罚决定会不会在全球其他市场产生连锁反应,则是决定其专利商业模式的另一个重要追问。

  事实上,欧盟委员会和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已分别在2014年8月对高通启动新一轮反垄断调查。2014年9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亦正式对高通启动反垄断调查。